| 百度

铁面御史乔可聘

2015-5-28 11:06:32??????点击:

    在传统戏戏曲中,落难书生考中头名状元的故事经常看到,为民伸冤出苦巡按大人也是在舞台上频频出现的艺术形象。这是平民百姓表达诉求和爱憎的一种方式。有的剧目为求得痛快淋漓的效果,干脆将头名状元和巡案大人集中于一人之身,营造大团圆式的美好结局。我们宝应是具有两千多年历史的文明古邑,光耀史册的英贤俊杰如满天星斗,头名状元出过一位,是清康熙42年殿试第一名进士王式丹。明末监察御史乔可聘,则是几位解民倒悬的巡按大人之一。
    乔可聘1589年出生于本邑南乡柞沟,字君征,号圣任,明天启2年进士,授中书舍人,是官阶七品的内阁缮写文书官员。因阉党专权,魏忠贤把持朝政,年仅34岁的他便辞官归里。明熹宗朱由校于天启7年病死后,其同父异母弟明思宗    朱由检即位,年号崇祯。崇祯元年,乔可聘奉诏返京,官复原职。
某日早朝,吏部左侍郎张捷力荐吕纯如为尚书,明思宗因吕纯如曾追随魏忠贤,附逆在案,没有批准。接着,给事中吕黄钟又荐举张捷为尚书,对此,乔可聘认为,外间盛传阉党余孽正秘密策划,妄图东山再起,张捷、吕纯如、吕黄钟之流相依为奸,必须严厉制裁,否则后患无穷。奏疏上呈后,朝臣皆拍手称快,敢于直言的乔可聘声望大著。
      明崇祯4年夏,黄河决口,江淮水涨,为保盱眙附近的“明祖陵”,有人主张凿开高堰三闸以泄洪水,乔可聘不顾被扣上忘祖犯上大帽子的危险,与大理寺丞兴化人吴甡挺身而出,极力反对这种置里下河百万生灵于不顾的说法,否决此议,使淮扬6州县得以保全。
    乔可聘生性俭约,为官不找靠山,不拜后台老板。当10年中书舍人,坐10年冷板凳。大概是崇祯皇帝企望中兴,寻求好官心切,经过一番审查考核,结论是,唯乔御史不受贿,才被授为监察御史,他陈《官守言责疏》,明思宗览疏中肯綮处,前后用朱笔圈64处,并交文史馆存档,如此做法乃从来未有。后来派他南下浙江,真的成了代天巡狩的巡按大人。那年金华一带久旱无雨,乔可聘的官船受阻,适逢天降甘霖,农人忙于栽插,一时纤夫难寻,兰溪知县盛王赞立于雨中,持递呈名帖的手板大声说,村民趁着喜雨农事大忙,县令请以身代役。乔可聘闻言深受感动,随即改乘官轿冒雨离开,并及时修书举荐盛王赞。在浙期间,他奖廉惩贪,扶正祛邪,恩威并施,深得人心,官员和民众都觉得他可敬可畏,相互告诫,勿犯乔御史。荐为殿中侍御史后,他弹劾不避权倖,声称凛然,京师曰为铁面御史。《宋史?赵抃传》乔可聘就是这样的一位人物,如果官员都是明哲保身的好好先生,那么,亲民,爱民之类的话语就只能是装潢门面的言词了。《唐知县审诰命》中有两句台词,“做官不为民作主,不如回家卖红薯”,是很有警示意义的。
    俗话说厚道子孙贤,乔可聘的祖父乔邦从一生行义好施,其父乔份忠厚善良,他拾到一包金银原地坐等失主认领。他到兴化买木材回村时发现人家误给许多,不远百里,返回补上银钱。灾年失收,他烧掉所有的借据。逢大疫死者枕藉,他施出坟地作义冢。如此宽仁厚道的长辈,能不培养和造就乔可聘这样的卓越人物吗?
    从明天启三年至天启七年,也就是乔可聘从34岁到38岁的5年间,此时,正值盛年的他请告终养,旗帜鲜明地表明他与魏忠贤之流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”的严正立场,显现出义无返顾的铁面精神,这种坚决“不上贼船”的态度,使一些优柔寡断的人汗颜,更使那些既不敢想也不敢做的随波逐流或攀骥附鸿者无地自容。乔可聘辞官,并非逃避现实以求隐逸安闲,是一个热血男儿为等待报国为民的时机,报效国家。这段时间撰写的《自警编》、《训子》等书是他乡居言行和思考的辑录,收入《宝应县县志类编》的《重修潼口禅寺碑记》乃回柘沟不久所作,不仅是珍贵的史料,也透露出此公当时的生活和情趣。言之不足歌以咏之,乔可聘在柘沟作文之外便是写诗,有醉陶斋诗为证。酒,“水的外形,火的性格”(艾青语)是点燃人的艺术激情,让灵感火花不断闪耀的魔物。“李白斗酒诗百篇,”自楚辞、汉赋、唐诗、宋词、元曲以来的古代名篇多为酒后之作。乔可聘沿袭太白遗风,以醉陶二字作斋号,因为他有家酿的乔家白,不用差人出门沽酒即可以从窖中自取,所以经常诗兴勃发、诗情洋溢,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佳作。
    《宝应县志?乔氏家谱》载:宝应乔氏始祖由山西襄陵迁苏州阊门外,明初自苏州迁至宝应柘沟,喜周人急的乔家是丰衣足食的富户。在那糟坊遍布城乡的年代,自行酿酒乃情理之中。说乔家白酒有千年以上的历史,恐怕没有人能捧出否定的依据。倘若以乔份出生的明嘉靖二十年起算,至今也超过470年了。乔家白酿造技艺为宝应县独有,是乔家创造并世代相传的非物质文化遗产,2008年1月,被列入扬州市第一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因此,我们必须认真保护,让她奇货可居才是。古人说酒入愁肠,以酒浇愁愁更愁,乔可聘则不然,他是一心匡扶社稷的栋梁之才,胸无小我之块垒,情系万家之忧乐,酒长英雄志,酒壮猛士胆,乔家白成全这位铁面御史的美名。志书上说他,明亡后筑柘溪草堂著书其中,未尝接见显者,年87卒。拨开历史堆积的云雾,我们仿佛看到,这位须发皆白弃官归里的巡按大人正津津有味地品尝着乔家白,回首那历历往事呢。

(本文作者:梁鼎成)

百度